社会实践
逆行中的收获——记2015年暑假在澳大利亚担任语言助教项目经历
更新日期:2015-10-30    |    点击数:394

        自从决定在四年之后实现出国读研的梦想,我就在出国党的路上越走越远。在2014年冬天得知WEP组织在举办SLAP(school language assistant program),允许第一语言是普通话,且工作经验少于一年的学生报名时,我几乎毫不犹豫地决定,要付出努力争取宝贵的名额。了解相关要求之后,我在2015年寒假达到项目关于雅思和普通话等级的要求,并在3月份提交初步的申请材料,4月份通过面试之后,筹备系列证明材料。终于,在7月我拿到澳大利亚的签证,在紧张不安与期待憧憬中踏上了征程。
        十周的时间,我分别在Beeac小学和Simpson小学担任语言助教,负责在学生的中文课上辅助中文老师帮助教学。然而到学校之后我才发现,教学任务几乎与教授中文没有太大的关系。也许是因为我所任职的是小学,学生的学习重心并不过多地放在第二语言的学习上,我的教学任务主要集中在日常的课程中,协助教师辅导学生的功课,例如检查学生的阅读成果和批改学生作业等,以及介绍与中国相关的社会文化知识。两所小学均位于维多利亚州的村庄,学校规模较小,第一所学校有2个班级,第二所学校有5个班级,学生数量有几十人。南澳大利亚的村庄充满轻松和自在的气氛,学校所在地没有中国人,所以在这十周内,我拥有着近乎完美的英语学习环境,尤其在第一个寄宿家庭时,Andrew经常会在日常的口语和写作上,给予我细心的指导,帮助我更好地提高英语水平。
        前四周在Beeac小学的经历给我留下的印象最为深刻,我的寄宿家庭是身为Beeac小学校长的Andrew Roger和他的家人。Andrew是一个花甲之年、却仍对工作抱有极大热情、充满活力而体贴的英国绅士,他和他的妻子都是年轻时从英国移民至澳大利亚,所以无论口音,还是生活习惯,都充满英伦风情。在我抵达澳洲的第一天,Andrew的妻子就送给我考拉毛绒玩具,希望它能陪我度过想家或者其它难过的时候。
        每天早上6:30,我和Andrew从他家出发,开车前往学校,每每在路上看到特殊的风景,如远处港口的灯光和小镇、路边风格独特的建筑和草丛里澳洲独有的动物时,Andrew都会指出,并讲述与之相关的故事,他丰富的知识储备和人生阅历、以及对许多社会事件和新闻,独到而理性的见解深深地感染着我。在阅读新闻后,我总愿意与Andrew一起探讨,在和他的讨论中我感受到的是一颗成熟而包容的心,他不会刻意地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别人,而是站在客观的高度上进行分析,提出自己的观点。
        到校并完成系列准备工作后,我们就开始当天的工作。Andrew会让我自己根据学生上课的内容,选择我愿意留在哪个班级一同上课。我在澳洲的时间是当地一学年当中的第三学期,Beeac小学的学生在该学期开展有关全球各地文化异同点主题的探讨。在四周里,我分别设计并开展有关中国著名文化古迹、节日风俗、剪纸、包饺子、正确使用筷子的课程,每节课结束后,我会给学生留出提问时间。澳大利亚的小学生和中国的学生相比,在课堂上表现得更加自由活泼,他们常常会提出一些略显古怪却不失童趣的问题。
        我一天的工作在下午3:30结束,下午5:00左右Andrew会结束一天的工作,然后开车载我一起回到寄宿家庭。Andrew家里只有他和他的妻子Jenny两个人,每晚回家Jenny都会准备好晚餐,之后我们会一起聊天,谈论有关澳洲和中国的文化与习俗。
        十周的工作经历并不一帆风顺,尤其是后几周,几乎每晚我都忍受着严重的荨麻疹导致的夜不能寐,还有许多其它因为文化差异受到误解而不知如何辩白的时刻,和不堪忍受工作压力,想要放弃的时候。苦难是成长的捷径。在澳洲的十周,我最大的成长并不是英语能力的提高,也不是表达能力的显著进步,或者融入陌生环境的能力,而是内心的成长。在那些与寒冷和疼痛作伴的夜晚里,我时常问自己,当初为什么选择来到这里?我经受的这些到底是不是值得的?我真的会变成更好的我想要成为的人吗?回答总是坚定而充满希望。在痛苦中入睡不可怕,只要第二天在黎明的微光里醒来时,我对新的一天满怀憧憬,生活依旧美好。我学会在不同的环境里,找到属于自己的舒适的生活方式,学会享受独处时光的宁静和美好。如果我在这样的环境里都可以找到生活的乐趣,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,那么未来的日子里我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?
        优秀意味着不同和成为少数,当多数人顺水而游时,通过捷径成长的代价是逆行。承受逆行的痛苦,这样的想法已离我远去,这次助教经历对我而言,最大的收获是在逆行中找到适合自己、舒适而愉悦的生活方式,然后,享受逆行。

(作者:唐慧博、14法学类2班)

助教图片集锦1
助教图片集锦2
返回